唐朝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几个强盛的王朝之一,除了经济与文化的繁荣外,更令普通百姓津津乐道的,还是初唐的那些声名显赫的将星与谋臣。比如,长孙无忌、李孝恭、杜如晦、房玄龄、柴绍、虞世南、秦琼、慰迟恭、程咬金、侯君集、魏征、徐茂功等等。之所以会这样,《隋唐演义》之类的小说与评书功不可没。

确实,上述英雄人物,在为大唐的建立与维护李世民的权威上,建立了卓著功勋,所以,才会被李世民命人画像、题赞,榜诏天下。但是,除了这些“内战英雄”外,唐朝的对外战争也取得了骄人战绩,可惜,却常常会被人漠视、遗忘。比如,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的这位仁兄,也是初唐的一位名将——曾率部驰援新罗,在白江口之战大败日本、百济联军而名震天下的刘仁轨。是役,刘仁轨亲率唐军4万与20万日本军队作战,一仗打得日本800年不敢招惹中国。

刘仁轨(601-685年3月2日),汴州尉氏人(今河南省尉氏县张市镇),出身隋末的平民之家,史称他虽生于乱世,仍''恭谨好学'',''每行坐所在,辄书空地,由是博涉文史''。战乱年代,普通民众很难谋生的,所以,刘仁轨也投身义军,成为任瑰的随行文员。时为河南道安抚大使的任瑰,曾上表论事,刘仁轨见到草稿后,便提笔改了几个字,使所奏表章焕然一新。任瑰见到表章后,惊异不已,立即将刘仁轨补息州(今河南息县)参军,从而走上了一条建功立业的曲折之路。

为官之初,刘仁轨一直是默默无闻的低品小官,因为人耿介,不为长官所容,所以,多年也难得晋升。刘仁轨命运的转机,是得益于一场战争。

唐高宗时期,用兵高句丽。唐军的计划是,先攻下百济,去其外援,然后再灭高句丽。百济当然不经揍,国王及太子被俘,唐朝在其地置熊津等五个都督府。郎将刘仁愿镇守百济府城。

百济趁唐军进攻高句丽之机,派人前往倭国(今日本)迎回故王子扶余丰,立其为国王。倭国亦欲乘朝鲜半岛三国内乱之时,保住在高丽半岛上的势力,缓和国内的政治危机,遂派阿昙比罗夫率日军护送扶余丰回到百济。两国联手兵困百济,刘仁愿部有被围歼之险,向朝廷请救。

唐朝派兵前往救援,但是,援军统帅熊津(今韩国公州)都督王文度渡海时意外死亡,唐军一时群龙无首。唐高宗这才诏令正受上司排挤打击的刘仁轨为检校带方州刺史,领王文度部众,从近道征发新罗(位朝鲜半岛东南部)兵以救援刘仁愿。于是,中日历史上第一次战争——白江口海战发生了。

当时,刘仁轨的部队只有4万人,而日本军队有20万,敌众我寡。可刘仁轨毫不畏惧。他于663年8月,率水军抵达白江口(今韩国锦江),只有170余艘战船的唐军,与日本军队千余艘舰船进行对峙。很明显,日本占据绝对优势。在敌强我弱的危机情况下,刘仁轨临危不乱,小心应战。当他发现日军舰船拥挤在一起时,下令发射火箭,采取火攻,将日军舰船烧成一片狼藉。一个回合下来,日军便败退了。

日军败退时,刘仁轨并没有下令追击,而是摆下阵势,继续严阵以待。日军诸将计议,只要充分利用他们船多势众,一拥而上,全力进攻,便一定能迫使唐军后撤,然后再乘胜追击。于是,日本水军也不讲究战斗队形,便蜂拥冲向阵形齐整的唐朝水军。唐舰八字摆开,布下口袋阵,任由日军冲向本方腹部。须臾之际,唐舰马上左右合拢,将日战船围困其中,居高临下,展开攻击。日本水军被困于狭窄区域,舻舳相撞不得回旋,只得引颈就戮,军士落入水中溺死者不计其数。

此后,唐日水军又数次交战,但日军每战皆败。日本水军惨败消息传至周留城,守城的百济王子率军投降,百济自此彻底灭亡。日本陆军赶忙从周留城及其他地区撤退回本国。

关于此战,《新唐书》记载:唐军“四战皆克,焚四百船,海水为丹。”《通鉴纪事本末》记载:唐军“焚其舟四百艘,烟炎灼天,海水皆赤。” 《日本书纪》也记载:“日本水师舍身突入唐阵,唐军从容左右迎击,纵火焚日船……须臾,官军败绩,赴水溺死者甚众,舮舳不得回旋。”

唐日白江口海战后,既彻底灭亡了百济,又打击了日本的扩张野心。自此次日本失败,直至丰臣秀吉入侵朝鲜,日本未曾再向朝鲜半岛用兵。

白江口海战的胜利,也使刘仁轨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为数不多海军名将。刘仁轨班师回国后,唐高宗“深叹赏之,因超加(刘)仁轨六阶,正授带方州刺史,并赐京城宅一区。”垂拱元年(685年)正月二十二,刘仁轨逝世。武则天停朝三日,追赠开府仪同三司、并州大都督,陪葬乾陵,赐其家实封三百户。

(图片来自网络)

首页社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