根据坦桑主流媒体《公民报》12月18日报道,

尊敬的坦桑总统马古富力博士:

我写下这封关于坦桑采矿业停滞的信,心情十分沉重。很感谢您在2017年中推出了矿业新法规。坦桑采矿业确实需要调整和管理,以便维护所有坦桑人民的利益。

但18月后,我们没有看到矿业充满活力。矿业部和矿业委员会没有推动最先进的项目投入生产,而是陷入了100多项并行评估中。

以石墨为例,石墨是一项对工业至关重要的战略资源,可以带来数百万收入,提供巨大就业潜力。随着世界从化石燃料向清洁能源的转化,它已逐渐成为核心矿产。石墨是生产电池的关键原料,而电池是电动汽车和存储系统的引擎。几乎所有的石墨都来自中国。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锂离子电池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原因。随着全球数十个以石墨为关键原料制造的“千兆电极”电池的建立,中国之外的优质石墨来源正在努力满足这一巨大需求。

坦桑拥有大量优质石墨储量,可以作为石墨供应商加入这一革命,使制造公司和国家不必继续依赖中国供应这种关键矿物。现在很多公司和投资者都已经开始在坦桑探索和开发石墨矿产,但早期勘探和开采成本极高、耗时长,且受到了2017年新法规的不利影响,对石墨资源开发十分不利。KibaranResources就是这样一个潜在的石墨矿项目。该项目准备阶段已延迟了18个月,但项目投资者对项目发展无法预测,导致项目停滞。

人们可以理解2017年新矿业法的初衷是努力为投资者和东道国创造双赢局面,但我个人拙见认为,政府部门过分热衷于在采矿领域实现美好愿景的做法弊大于利,政府决策的延迟正在给投资带来更多风险。一个通用的立法框架可能听起来不错,但为实现这一目标而拖延项目进程可能会拖累坦桑的发展速度。也许更务实的做法是使这样的项目能够及时开始,向潜在投资者和整个世界展示坦桑采矿业恢复健康发展状态。快速跟踪适合的矿业项目将为坦桑带来收入和就业机会。

首页滚动